首页 >新闻

煤价在跌宕起伏中寻找平衡

  动力煤价格波动原因分析

  上半年动力煤市场价格总体呈大幅波动态势。1月,环渤海动力煤价格延续了2017年11月下旬以来的上涨行情,2月初煤价达到阶段性高点,之后连续回落,在4月中旬回落至阶段性低点,此后再度回升,回升行情一直持续到6月中旬。

  年初时,环渤海5500大卡动力煤市场价格为每吨710元左右,1月连续上涨,2月初最高达到每吨770元左右。2月初,受多种因素影响,煤价开始逐步回落。直到4月中旬,环渤海5500大卡市场煤价格最低回落至每吨570元左右,自2月初高点每吨累计回落200元左右,此后逐步低位回升,6月中旬再度回升至每吨700元左右。

  1月煤价继续走强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电煤需求保持高位,电煤库存不断下滑,市场氛围持续偏紧。受黄淮、江淮、江汉等地区遭遇多次中到大雪或暴雪影响,1月,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日均耗煤达到75.6万吨,创下历史同期新高,同比增幅高达23.2%。在电煤日耗持续高企背景下,因价格、资源、运输等多种问题,电厂补库不力,电煤库存持续下滑,1月底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电煤总库存已经回落至900万吨以下,创下多年来新低。高企的发电耗煤量和不断回落的电煤库存利好市场。

  二是煤炭进口量偏低导致沿海煤炭供应偏紧,进一步加剧市场担忧情绪。为了应对冬季用煤高峰部分电厂电煤库存紧张状况,2017年12月,有关部门口头通知,暂时取消此前对进口煤的一系列限制性措施。但是,由于前期政策收紧,进口煤到港计划推迟,2017年12月我国煤炭进口量只有2274万吨,月环比仅增加69万吨,增长6.8%,同比减少410万吨,下降15.3%。煤炭进口回升不及预期使部分下游用户担忧加剧,市场紧张情绪进一步升温,进而推动国内动力煤价格继续走强。

  三是煤炭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制度的实施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了市场看涨情绪。2017年12月,相关部门下发了《关于建立健全煤炭最低库存和最高库存制度的指导意见》,并于2018年1月1日开始执行。对于重点燃煤电厂,《意见》规定,运距大于100公里的燃煤电厂,库存量不应少于15天耗煤量;铁路和水路联运的燃煤电厂,库存量不应少于20天耗煤量。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明显符合以上两点,按照政策要求,库存量应该不少于15天耗煤量。但是1月以来,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存煤可用天数不断下滑,1月底甚至降至10天左右,市场对电厂的补库预期始终存在。

  2月初煤价开始高位连续回落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限价及保供政策的出台及实施帮助煤市降温。2月5日开始,环渤海港口不允许有高于每吨750元的煤炭进港。限价政策出台之后,市场煤价格集体降至每吨750元以下。与此同时,山西省煤炭厅发布通知要求煤矿企业在春节期间不放假、放短假,做好煤炭生产和稳定供应工作。大型煤炭集团承诺春节期间全力保障煤炭供应。

  二是2月开始动力煤需求下降。2月,受春节因素影响,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电煤日耗快速回落至57.8万吨,环比下降23.5%,同比增幅由1月的23.2%缩小至4.9%;3月,由于春节较晚以及环保因素导致部分高耗能行业生产受到影响,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日均耗煤量同比转为下降2.5%。

  三是动力煤进口量大幅增长,增加了国内沿海市场供应。受益于2017年底进口煤政策放宽,今年1月开始煤炭进口量显著回升,一季度煤炭进口量环比、同比双双大幅增长,动力煤增长尤为明显。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动力煤进口量累计达到6342万吨,环比去年四季度增加1395万吨,增长28.2%;同比增加1583万吨,增长33.3%。一季度动力煤进口量的快速回升,极大补充了沿海市场煤炭供应,在煤炭需求转弱的情况下,给煤价带来不小的回调压力。

  此外,偏高的港口煤炭库存以及由此引发的终端用户观望情绪不断升温等共同导致2月开始动力煤价格出现了2个多月的持续下滑。

  4月中旬开始,煤价触底再度快速回升,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此次价格反弹的直接诱因是部分港口重新收紧煤炭进口。二是在市场预期和氛围改善之后,部分在煤价下跌时持观望态度的中小用户很快恢复煤炭采购,活跃了市场,带动了煤价回升。三是当部分中小用户和贸易商采购需求增加时,发现主产地并没有太多现货存煤,坑口煤价很快转为上涨。四是5月本该处于电煤需求淡季,但六大发电集团沿海电厂日耗却出现了连续回升,同比增幅快速扩大。发电耗煤量增加增强了市场信心,这也成为支撑煤价连续走强的最主要因素之一。五是5月开始主产区环保监管加强,达不到标准的煤矿生产难以为继。 

  6月中旬之后,各大煤企纷纷表示要全力保供稳价,部分港口进口煤通关速度加快,电厂日耗出现回落,电厂煤炭库存加快回升,再加上港口煤炭库存水平整体较高,环渤海动力煤价格逐渐止涨企稳,部分贸易商报价甚至出现小幅回落。

  供给增量影响煤价

  首先,下半年动力煤供应能力有望提升。动力煤供应能力的提升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内蒙古环保督察“回头看”结束之后,部分督察期间受到影响的露天矿产量将会有所恢复。二是部分大型新建煤矿下半年将进入试运转,将会贡献部分煤炭产量。例如,陕煤集团的小保当一号矿和曹家滩煤矿去年已经分别完成了产能置换,目前煤矿已经基本建成,预计下半年将进入试运转。三是因为4月以来煤炭供应再现偏紧,预计相关部门会通过加快产能核增、完善部分已建成煤矿的手续等手段增加优质煤炭产能,促进煤炭产量提升。

  其次,动力煤进口量的变化仍是影响国内市场,特别是沿海动力煤市场的重要因素,但进口政策的调整存在不确定性。我国华东和东南沿海地区由于煤炭需求量较大,而本地煤炭产量严重不足,是主要的煤炭调入区,每年除了需要从国内“三西”主产区调入大量煤炭之外,还需要采购大量进口煤进行补充。需求量越大,需要从外部调入的煤炭量越多(包括从“三西”地区调入和进口)。虽然西煤东运铁路运能和运量都在增加,但是因为环渤海港口去年10月开始整体限制了汽运集港,中短期内西煤东运运量总体增长空间将受到一定限制。如果沿海地区动力煤需求量增长过快,短期只能进口更多煤炭予以补充。而煤炭进口政策的调整则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如果煤炭进口实行总量控制,今年进口量不超去年,那么在上半年进口量同比增长较多的情况下,下半年煤炭进口势必会减量,在铁路运力短期增长空间有限的情况下,进口煤的减少最终势必会对沿海乃至整个国内煤价形成较强支撑。相反,如果后期需求增长一般,而进口政策又相对宽松,国内煤价的支撑也会明显减弱。

  再其次,短期动力煤需求较强,但后期仍具有一定不确定性。今年以来,工业生产有所加快,用电需求增加,再加上天气等因素影响,全国电力需求快速增长,电煤需求相对旺盛。1月至5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同比增长9.8%,较去年同期增速提高3.4个百分点。相关部门预计,今年“迎峰度夏”期间,最大用电负荷将会比去年明显增加。虽然短期电力需求预期仍然较好,但从整体宏观经济形势来看,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的持续下滑势必会拖累工业生产和用电需求;如后期贸易摩擦持续升温,并导致出口增长放缓,中短期国内工业生产和电力需求恐将都会受到一定负面影响。

  综上所述,下半年动力煤价格走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通过前面的分析发现,下半年动力煤产量回升是大概率事件,但由于煤炭进口政策和动力煤需求均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动力煤价格走势也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如果煤炭进口实行总量控制,在动力煤需求较好的情况下,煤价可能还会上涨;如果煤炭进口政策灵活性提高,电厂的进口煤采购需求可以得到保障,在需求较好的情况下,煤价仍然具有一定支撑,如需求转差,煤价将面临回调压力。


来源:中国煤炭报 作者: